翻页   夜间
22中文网 > 百花劫[传闻中的陈芊芊] > 少城主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中文网] https://www.22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陈小千努力让自己成为一个毫无感情的吃橙机器人,尽力去忽视韩烁这般深情款款的眼神。她之前还觉得也许她使使劲努力一把,说不定能侥幸活到全剧终。但是现在看来,面对韩烁这般的柔情攻势,全剧终真的是奢望了。

    韩烁恨她,她死得快。

    韩烁爱她,她死得也不慢。

    但总归,正如梓锐所说,现在她与韩烁和好了,这的确是一件好事。韩烁如此爱她,必然不会再以母亲的安危来威胁她,也不会挑起玄虎城和花垣城的战争。

    但是令陈小千感到忧虑的是——

    韩烁又回到了这个局中。

    这个她为男主角设定的死局中。

    “怎么又不开心了?”韩烁看着眼前的少女微微蹙起的秀眉,立即露出了关切的神情柔声问道。如今的韩烁已然看不出半分冷酷的影子,他就连她蹙眉的神情都不忍看到。

    “……橙子酸。”陈小千随口辩解道,但其实也是因为思虑过重而导致她觉得橙子在口中酸涩难忍了,而后推开了韩烁的手说道,“不吃了不吃了,你带我去看母亲。”

    看着陈小千推开的手,和避开视线后毫不犹豫要走的背影,韩烁的眼神有几分黯然。即便他辨清了小千对他的爱意,但是始终,他总觉得他与小千之间多了道不明的隔阂。

    陈小千此时听到了从外面传来的骚乱声。

    “外面这是怎么了啊?”陈小千疑惑地开口问道。

    “回禀少君和少城主,是裴恒率护城军闯入。”很快白芨推门进入,神色沉稳而又平静地说道。

    “少城主!不好了,他们打起来了!”而梓锐慌慌张张地跳了进来,几步蹦到了陈小千的身边神色惊慌地说道。

    陈小千震惊地瞪大双眼。

    裴恒带着护城军闯进月璃府了?

    要不要这样啊!?

    这我才刚松一口气,就又给我送来一个火坑?

    陈小千转过头去,就看到韩烁露出的冷冽而又不屑的目光,他显然是仍然不将裴恒给放在眼中。毕竟,即便裴恒如今率领护城军,但是裴恒在韩烁的心中,仍然只是个自命清高而又只会卖弄学识与弹琴悦女的文弱男人。

    “韩烁,他,他们可都打进来了啊!”陈小千当然是有些慌了,此时见着韩烁这么一脸从容不迫的神情也觉得有些来气。

    明明这人都闯进府里了,您还这么云淡风轻呢?

    韩烁你可长点心吧!

    人家裴恒虽说是男二,可好歹还活到了剧终啊!

    但此刻陈小千心里,其实还是怕韩烁让裴恒早一步给杀青了。毕竟,在陈小千心中,温文尔雅如璞玉的裴恒论手段、心机和武功还是比不上心狠手辣的韩烁的。

    “韩烁,我,我去和裴恒说清楚?”陈小千知道,裴恒肯定是为了她而来的,心中也定是抱以要将她救出魔爪的决心。所以,这场骚乱要想要平息也不难,看到她安然无事的话,裴恒和护城军也都会心安的。

    “你们之间,有什么可说的?”韩烁此时挑起了眉头冷嘲道,“与你成婚的男子是我,与你定情的男子是我,与你心心相印的男子是我……呵,哪容得到裴恒作乱。”

    陈小千万般无奈地看着韩烁。

    现在是恋爱脑的时候吗?

    不愧是男主角,人男二都快杀到门口了。

    你还搁这儿气定神闲地吃醋呢?

    陈小千实在懒得理说不通的韩硕了,眼前的情况实属危急,她也不愿意在这场毫无理由的纷争中,看到有伤亡产生。于是陈小千直接匆匆地冲出了房门,在看到站在门口的白芨之后,蓦得想到了什么,直接拉着白芨的手腕就循着骚乱声跑过去。

    而此时莫名其妙被拽着手腕就跑的白芨,猛地感觉到了从韩烁的眼中飚来的杀气,让他瞬间浑身一个寒颤,只觉得心都凉了大半截。

    白芨:“……”完了,我觉得我的手腕要没了。

    “停下!都停下!别打了!”看到正与玄虎城的人厮斗的花垣城护城军,焦急的陈小千边跑边高呼道,“我是陈芊芊!你们别打了!”

    “少城主!”

    花垣城的护城军自然都认出了这就是他们要从受玄虎城管控的月璃府中救出来的少城主,而玄虎城的士兵也认出了陈小千和白芨。

    “我命令你们全部都停下!不要继续打了!”陈小千尽力让自己显得气势十足地高声喊道,“玄虎城的士兵也是,这也是你们韩少君的意思。不信的话,你们问白芨!”

    说完话,陈小千就用威胁十足的眼神瞪着白芨。

    白芨:“……”原来我这么好用的吗?

    无奈,白芨心里明镜似的,知道陈小千是韩少君心心念念的女人。要是他让陈小千吃了亏,日后陈小千这么一个损的女人在韩少君面前肯定要给他使绊子。

    白芨用眼神示意了一下周围的士兵。

    “芊芊!”裴恒看到突然出现的陈小千露出了惊喜的神情来,而后非常细致地观察陈小千的现况是否安好。

    看到陈小千身体无碍的样子,裴恒终于松了口气。

    “你,你怎么来了?”陈小千看到此时穿着一身暗色墨袍、手持长剑的裴恒露出了几分惊愕的神情来,因为她从未想到那般月朗风清的裴司学,居然会展露出如此刚硬强势的一面。

    “我来救你了。”裴恒情真意切地看着陈小千说道,“你说过,我会成为花垣城第一个男司军。我做到了,现在的我,也能保护你了。我不会再让任何人,威胁你。”

    陈小千的眉头蹙紧,嘴唇也紧抿。

    她知道裴恒对她用情至深,但是这份情谊,她终究是辜负了的。这般如月如玉的清雅男子,却为了愿意奔向刀尖上的权利,陈小千的心里感受到了一种沉重的压力。

    “芊芊,你不高兴吗?”裴恒看出陈小千此刻看到他的心情并未透露出半点喜悦的意思来,裴恒伸出手想要握住陈小千的手。

    白芨在此时猛清了清嗓子。

    陈小千立刻缓过神来,没让裴恒握住自己的手。

    “我,我没事,我真好着呢。”陈小千干笑了几声说道,“总之,裴恒,我先跟你聊一聊。”

    “花垣城护城军都退至月璃府之外,等裴司军的指令。”陈小千看着花垣城的护城军下达命令道,而后又看向了玄虎城的人,“至于玄虎城的士兵们,你们就暂且原地待命吧。”

    说完话之后,陈小千就带着裴恒随意找了一间最近的厢房入内,准备好好聊一聊她身上发生的事情。

    “芊芊,你身体怎样了?”还没等陈小千开口,裴恒就急切地开口问道。

    “我,我没怎么啊?”陈小千有些迟疑地说道。

    “整个花垣城行医之人全部都被召入月璃府中为你诊治,你怎么可能安然无事?”裴恒自然是不信的。

    陈小千这才想明白了,正是因为裴恒以为她命在旦夕,所以如此心系她的安危的裴恒,这才率领了花垣城护城军,如此仓促地攻入府内。

    “我中毒了。”陈小千也没理由将这件事瞒着裴恒。

    “是韩烁给你下的毒?”裴恒震惊地问道。

    “不,不是,当然不是!韩烁若是要对我下毒,怎么还会如此兴师动众地找了这么多人来为我解毒?”陈小千连忙为韩烁辩解道,但陈小千也理解裴恒的想法,裴恒定是以为韩烁故意下毒折磨她吧。

    “是陈楚楚?”裴恒紧蹙眉头问道。

    陈小千真的不知道是谁下的毒,但是……似乎目前为止,所有人包括他自己,都觉得这个毒是楚楚下的。

    女主角你的人设在所有人心里都是明晃晃的黑了啊……

    路走得越来越窄的女主角,你自己反省一下啊!

    “我不知道是谁下的毒,但是,裴恒你也不用替我太担心。目前,应该是性命无虞的。”陈小千觉得自己应该还能撑上好些时日……吧?

    “目前?”裴恒听到这两个字心中只觉得忐忑惊惶。

    “不说这个了,也没什么好说的。”陈小千难免露出了几分烦躁的神情来,她也不想再提自己中毒的事情,反正谁都治不了,讨论也是白讨论。

    而就在这时,裴恒看到了无声无息地进入厢房的韩烁。

    “裴恒,我想和你说,我和韩烁和好了。”陈小千完全没有注意到身后一点动响都没发出的韩烁的到来,只是抬头望着裴恒认真说道。

    裴恒的瞳孔猛地缩紧。

    而他也看到了韩烁正对着他露出了傲慢轻蔑的胜利者的笑容。

    “芊芊,韩烁他不值得你对他这般真心相待!”裴恒此刻只感觉到了怒急攻心,“你看看他是如何对你,对你的母亲,对整个花垣城的!你难道认为,他是那个可托付之人吗?”

    “裴恒,我也真的不值得你对我这么好。”陈小千直视着裴恒说道,“我什么都没有为你做过。”

    “不,芊芊,你值得。”裴恒斩钉截铁地说道。

    “但我,我爱的人是韩烁。”陈小千也如此郑重说道。

    这般确凿的语气,即便是韩烁都觉得心脏漏了一拍。

    随即韩烁嘴角的笑容多了几分真意,之前对陈小千私自拉着白芨的手腕离开,又私自带着裴恒孤男寡女进入厢房单独交谈的愤怒,在此刻也荡然无存了。

    “他都这么对你了,你竟然还……”裴恒心心念念的仍然是陈小千在韩烁的手中受尽的种种委屈。

    “他也没对我怎么样。”陈小千还是挺真心地说道,即便是流放回来的韩烁,其实也始终都是心疼着她的。

    “芊芊,你可是身份最为尊贵的少城主,但是你在韩烁的手中却受尽屈辱。”裴恒痛心地看着眼前的陈小千,“你爱韩烁,难道我看不出来吗?你为他偷了花垣城至宝龙骨,为治疗他的心疾与城主以死相逼,为他失去了三公主之位沦为庶民,高傲如你成为庶民的那段时日又受到了多少委屈,而已经成为少城主的你还被剥夺了自由……”

    裴恒这话其实也不仅仅是说给陈小千听的,他也是说给韩烁听的。

    默不作声旁听的韩烁此时心潮翻涌,也深感心痛起来。

    心情沉重的韩烁注视着陈小千背对着他的如此娇小单薄的背影,只觉得他给了这个一心爱慕于他的少女太多沉重的负担。与他在一起之后,小千为了他,是真的受了许多的委屈与许多的苦。

    韩烁也在心底发誓,他要将这世间最好的全部都给到小千的手中。

    “我与你做戏流放韩烁,虽然我不知你的目的到底是为何,但是我知道你其实都是为了他。而我,是为了我的私心。”裴恒继续沉声说道,目光暗暗充满敌意地对上了韩烁冰冷的目光,“你如此一心待他,但是韩烁又是如何待你的?他是那般的心狠手辣之人,不仅囚禁胁迫于你,至整个花垣城于人心惶惶之中。韩烁他又是真的爱你吗?他也许只是恨你的欺骗!而且韩烁,本来入赘花垣城也是他的图谋——”

    韩烁此时听着裴恒说的话,越听越觉得来气。

    如此不遗余力地贬低他,要是小千真的被劝服了怎么办?

    韩烁刚忍不住想要反驳,陈小千却已经情绪激动地开口了——

    “我知道,我都知道!裴恒,韩烁是怎样的人,我最清楚不过了!”

    “但是,我就是喜欢他!我爱的就是这样的韩烁!”

    韩烁怔住了,他未曾想到小千竟然会在裴恒面前如此直截了当地说爱他。而且,他觉得小千对他的爱一直都是包容的,她包容他的霸道,包容他的阴谋,包容他的心机,包容他的一切……

    就是一个如此深爱着他的女人,为什么他之前还会怀疑她对他的爱呢?

    韩烁此刻在心中深感内疚,他还是辜负了小千对他的爱。

    “我之前就说过了,少城主之位并未我意。”陈小千深吸一口气说道。

    “我不在乎少城主之位,也不在乎郡主的封号。”陈小千凝视着裴恒说道,她在此刻也感觉到了一种非常疲惫的心累,“我希望的就是,能够简简单单地和韩烁在一起而已。但就是这样,这个目标却始终达不成。”

    此时此刻,裴恒和韩烁都愣愣地注视着陈小千。

    心累之后,便是心痛。

    陈小千的百花劫因为心念中都是韩烁而发作,此时此刻少女的脸已苍白如纸,但是仍然陈小千还是强忍着疼痛对裴恒说完他想要说的话。

    “而且,裴恒……你是站在我这一边的,当然事事都为我考虑。但是从我的角度来看,我看到了,韩烁他为我改变了很多,也放弃了很多。”陈小千只觉得胸腔如刀剐般得剧痛,捂住胸口声音嘶哑地说道,“他心中一直都是爱着我的,但我却一直在骗他,他恨我也是应该的。”

    “芊芊!你怎么了!”裴恒惊吓地看着身体再也支撑不住,如同竭力般倒下的陈小千,连忙要伸手抱住少女。

    “小千!”韩烁猛地将裴恒一掌推开,而后将陈小千紧紧搂在怀里。看着少女突然毒发而饱受的痛楚,韩烁只觉得自己的心也在疯狂绞痛着,他恨不得能为小千承受一切伤痛。

    “……你怎么在这?”陈小千疑惑地看着抱住自己的韩烁,不明韩烁是什么时候在厢房里的。在对上韩烁焦虑关切的眼眸时,陈小千只觉得本就无法承受的痛意竟然又甚了几分,但是她却又如此眷恋韩烁抱着她的力度。

    百花劫,百花劫……

    陈小千费尽最后的气力死死地握紧了韩烁的手。

    在这一刻,她终于坚定了这个决心。

    即便是死也好,她也再也不想松开这个人的手。

    在因为剧痛而晕厥之前,少女的嘴角扬起了一个极其虚弱的笑容来,以微不可闻的声音说道——

    “韩烁,你可真是我的劫啊。”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