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22中文网 > 渡佛 > 第二十七章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22中文网] https://www.22zw.org/最快更新!无广告!

    利用巧舌如簧的说书人来宣传, 这的确是一计妙招。

    但更好的招数也不是没有。

    “你身上有铜板吗?”

    走出酒楼时,衡玉侧头去问了悟。

    瞧见了悟点头,她才放心朝城北方向走去。

    住在城北这个地方的, 多数是从乡下来到城里务工的手艺人。

    他们是这座城市里生活最清贫、处境最艰难的一类人。

    中途衡玉还买了份平城地图。

    这份地图绘制在玉简里, 她只需要把神识探进玉简就能查看平城的地图, 十分方便。

    衡玉查看完后, 把玉简递给了悟:“我们要在城北寻一个人流量最大的地方。”

    了悟并不清楚她想做什么。

    不过她现在已经把要求提了出来, 了悟就按照她的要求耐心查看地图。

    过了一会儿,他把玉简拿开:“城北有个拱桥, 外出工作的人每日都要经过那里走回家;那附近就是菜市,城北的百姓若是想要去买菜也要路过那里。”

    听到了悟的话,衡玉拍手道:“就是这个地方了,我们直接过去那里吧。”

    

    跨进城北区域后, 衡玉能明显感觉到这里的房子破旧不少。

    红瓦白墙的房子比较少见, 泥房居多。

    路上有不少人在走动,他们身上的衣服毫不光鲜, 有些衣服上甚至打有不易察觉出来的补丁。

    “阿弥陀佛。”了悟也察觉到了这些情况。

    他与衡玉并肩同行, 侧头看向她,目光温和:“如今洛主可以说出自己的主意了吗?”

    衡玉说:“我想借助百姓间口口相传来宣扬佛法。”

    而衡玉想到的办法是在城北拱桥那里摆个摊, 了悟和了念负责向百姓们讲解佛理小故事。

    这些百姓每背下一个故事, 就能从他们这里拿走一块铜板。

    “……我们用记息石记下他们的气息,每个人最多能从我们这里拿到五块铜板。”

    “城北百姓生活疾苦,五块铜板对他们来说也不少了。为了能多拿到铜板,他们会想办法让家中长辈和孩童都背下佛理小故事, 以此来换取我们的铜板。”

    说书人在酒楼里说书, 受众只有酒楼的客人。

    但百姓间口口相传后,受众就是整个城北、甚至是整个平城的人了!

    介绍完自己的想法后, 衡玉看向了悟:“你觉得这个方法如何?”

    了悟想了想,带着商量语气问她:“我们把铜板换成其他东西如何?”

    衡玉有些不解:“为何?”

    “以金钱打动他们,他们真的能因此而信仰佛门吗?”

    “就算真的信仰佛门了,这样的信仰会纯粹吗?”了悟问她。

    在了悟看来,真正的皈依应该是发自内心的向往。

    衡玉微愣:“你说得对。是我着相了,宣传佛理小故事不是重点,让百姓因此信仰佛门才是我们想要争取的东西。”

    她似乎有些看轻了‘信仰’这两个字的份量。

    想到了悟曾给满雪儿送了一捧糖果的那幕,衡玉笑道:“那换成糖果如何?城北百姓生活贫苦,那就给他们增添一些甜意。”

    了悟垂下眼拨弄念珠,轻声道:“这个想法很好。”

    

    三人行到拱桥边。

    衡玉从储物戒指里取出一张玉桌,再取出一大袋奶糖。

    随后,她把几本刊印成册的佛理小故事取出来放在桌面上。

    搞定这一切后,衡玉拍拍手,对了悟说:“剩下的事情就交给你啦。”

    她负责出谋划策,动口宣扬的事情就由了悟负责。

    她倒要看看这位素来缄默的佛子,在传道的时候会不会话变多起来。

    了悟双手合十:“接下来的事情就交给贫僧和师弟吧。”

    说完之后,他就站在原地耐心观望,没有急着做什么。

    衡玉坐在石墩上,歪着头懒洋洋瞧他。

    现在这个点正是下午。

    偶尔拱桥上也会路过些大人,但他们大多行色匆匆,偶尔会往了悟、衡玉这里投来打量的目光,很快又移开了。

    因为太阳不火辣,许多年纪轻的小孩子午睡醒来后就跑来拱桥旁边打闹。

    其中,有个打扮得干干净净的小女孩被同伴抹了一脸灰,眼里马上泛起委屈的泪光来。

    了悟握起本佛理故事书,朝那个小女孩走去。

    从衡玉这个角度,正好能看到他蹲下来平视那个小女孩。

    他把故事书翻开某页,指着故事书里面的图画,温声向小女孩说着里面的故事。

    风温温和和吹过来,正好把了悟和小女孩的交谈声一并送进衡玉的耳里。

    她听到了悟说:“那个吃肉的小和尚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这可是佛道高僧流传下来的话语啊。”

    小女孩稚声稚气跟着说:“吃肉的小和尚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

    了悟说:“老方丈无奈一笑,他对吃肉的小和尚说:那你知道这首诗还有后半句吗?”

    小女孩跟着说:“老方丈无奈一笑,他……他……”

    等小女孩磕磕绊绊把故事背下来,了悟取出一块奶糖递给她。

    小女孩没接糖,仰着脸看他,一本正经问道:“和尚大哥哥,你能亲自喂我吃糖吗?以前我哥哥也是这么喂我的。”

    “他喂完后还会摸摸我的头发。”

    “不过他已经去打仗两年,我好久没见到过他了。”

    听完她的话,了悟垂下眼帮她撕开奶糖的包装纸。

    喂她吃下奶糖后,了悟迟疑着抬手,摸了摸她梳理得整齐的头发:“好了,过去和你的伙伴们一块儿玩吧。”

    “谢谢和尚大哥哥!”小女孩嘴里含着糖,说话语气有些含糊。

    瞧见这一幕,衡玉觉得了悟真的太温柔了。

    第一眼瞧上去如同月霜般清冷。

    但接触下去,才能察觉出那清冷表象下的极致温柔。

    

    小女孩蹦蹦跳跳走到同伴们中间,眼睛明亮地和同伴们说着些什么。

    那些小孩子听完小女孩的话,高高兴兴跑到了悟身边,把他团团围住。

    了悟对这些场景不算陌生。

    在无定宗时,他时常会下山传道,也有过类似的情况发生。

    很快,在他的安抚之下,这些小孩子们安静下来,乖乖站在他旁边听他讲故事。

    等他们背下故事后,了悟就拿出糖果一一分发给他们。

    半个时辰后,一些伶俐的孩子已经可以背下七八个佛理小故事,从了悟手中拿到了七八颗奶糖。

    他们吃过一颗后,没有马上把糖果都吃完,而是紧紧攥在手心里,想要留到后面慢慢吃,慢慢品尝这种糖果的味道。

    “你们该回家了。”了悟说。

    “那和尚大哥哥,我们明天还能来听你讲故事吗?”有个小孩子问道。

    “记下新的故事还能有糖果拿吗?”另一个人也跟着问道。

    了悟含笑点头。

    目送着这些小孩子结伴离开,了悟转过身。

    结果正好撞进衡玉的视线里。

    他朝衡玉轻轻点头示意,走回到他们这个摊子,默默整理摊子上的佛理故事书。

    “了悟师兄。”衡玉在他身后,一本正经说道,“我也想像那个小女孩一样,让你喂我吃糖。”

    “我们两个之间,应该比你和那个小女孩之间要更熟吧,既然是熟人就别拘谨了,快来吧。”

    听到这话,了悟还没做出什么反应,了念先被自己的口水呛住了,连连咳嗽了好几声。

    了悟瞥了念一眼,这才转身看向衡玉。

    他唇角似乎上扬了一下:“洛主说得对,熟人就别拘谨了。”

    他从桌面上抓起几颗糖果,上前几步递到衡玉手心里:“麻烦你直接吃吧。”

    衡玉轻叹口气。

    “打个商量,不亲自喂糖,摸一摸我的头发还是可以考虑的。”

    她随口说道。

    同时,衡玉撕开一颗糖果的包装纸,把糖果扔进嘴里用力嚼起来。

    甜意刚在嘴里蔓延开,她感觉到头顶一沉,有一股温热从她头顶蔓延开来。

    但没等她反应过来,那人已经先一步把手掌移开。

    “虽然不知道洛主为何要提出这种要求。”了悟说,“但这段时间洛主为赌约出了不少力,如果只是这种小小要求,贫僧似乎没有拒绝的道理。”

    衡玉忍不住抬手,自己摸了摸自己的头顶。

    “那再来摸一次?”

    她压根没反应过来!

    了悟一笑,直接转身不再看她。

    衡玉撇了撇嘴,又往嘴里塞了颗糖。

    当她把手里这几颗糖吃完,夕阳余晖倾洒而下,百姓纷纷踩着夕阳,走过拱桥收工回家。

    走下拱桥时,他们正好会途径这个小摊子。

    了念小和尚自然而然上前拦住一些好奇的百姓,请他们到小摊子前,由了悟为他们讲解佛经。

    师兄弟配合默契,看得出来以前没少做类似的事情。

    一直到天色昏暗下来,三人直接走回酒楼。

    将要进入酒楼时,衡玉突然顿住脚步,看向她的左手方向。

    但在她看过去时,那里只有寥寥几个百姓在穿行,没有出现任何异样。

    “怎么了?”

    了悟停下脚步,轻声问道。

    “没什么。”衡玉摇头。

    在刚刚那一刻,她左侧方向飘来一股极淡的合欢花香气,而且她放在储物戒指里的玉牌也轻轻颤抖起来。难道说在这个平城里有她的同门出没?

    

    住在酒楼里练剑不太方便。

    沐浴过后,衡玉站在桌边认真练字。

    等到练完字,她吹灭烛火,盘膝坐在床榻上修炼。

    第二日清晨,吃过早餐后,衡玉三人再次赶到城北拱桥畔。

    他们像昨日一样将东西摆出来,不过奖励除了奶糖外还多了两盒糕点。

    这个点是外出工作忙碌的点。

    有个面容疲倦的年轻女人路过摊子时迟疑片刻,还是朝了悟他们走来。

    “大师,我昨晚听我女儿说,如果能背出一篇佛理故事,就能换取一颗糖?”

    她有些不太好意思。

    但想想家里实在没钱买糖果,而女儿这个年纪又是嘴馋的时候,女人还是厚着脸皮发问。

    了悟点头。

    女人松了口气,语速极快背了‘酒肉穿肠过’的故事。

    这个故事是昨夜她女儿告诉她,女人特意背了下来的。

    了悟递了块已经分装好的桂花酥给她。

    等她接过桂花酥,一直在旁边细细打量她的衡玉突然出声:“如果你现在有空,可以再多背上一个佛理小故事。”

    女人算了算时间。

    她今日特意早一些出门,这些多出来的时间背下一个新的故事还是可以的。

    毕竟这些故事篇幅都不算长。

    “了悟师兄,就为这位女施主讲讲无乐佛子座上涅的故事吧。”

    衡玉给出建议。

    女人脸上满是凄苦仓惶之色,好像对生活没有了更多的盼头与奢望。

    ‘座上涅’这个故事里描绘了佛祖生活的仙境,这能让人心生向往之。

    女人心生向往后,很容易皈依佛教,同时也能重燃对生活的盼头。

    正是一举两得。

    了悟温声道出‘座上涅’的故事。

    女人听了几遍后,很快就把故事磕磕绊绊背出来。

    她并没有细品这个佛理故事里的意境,只是接过新的一块糕点后就匆匆离开了。

    了悟目送着她离开,这才侧头看向衡玉。

    衡玉扬唇浅笑:“希望她能体会到这个佛理小故事里的真谛。”

    “阿弥陀佛。”

    了悟轻声念了句佛号。

    他觉得,洛主当真是他遇到过的最具慧根之人。

    你是天才,一秒记住:,网址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